生活在宋庄

post-img

在巴黎长大成人后,我得以第一次前往美国纽约并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。那时候,在大众文化、音乐、戏剧和电视等领域,美国和法国之间的分别是巨大且明显的。去听一场在法国无人知晓的乐队组合的演唱会,或者比欧洲提前半年甚至一年看到一部电影,这些都时有发生。这些在呈现内容和文化韵律上的不同,和这些激动人心的发现,让我爱上了纽约。我视纽约为巴黎的姐姐。随后,我又有多次前往纽约的机会,但美国媒体的力量开始施展威力。两个大洲之间富有魅力的差别,开始被逐渐抹杀。酒吧里开始播放同样的音乐,电视里播着同样的节目。这一切败坏了我的兴致,不仅仅是败坏了前去大西洋沿岸旅行的兴致,并且在我脑中植入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。这念头让我决定结束了在法国电视业18年的职业生涯。我深深感受到了西方文化的一体化和趋同化。我不想一再重复制作标准化制式化大批量复制的节目,我决定投身自己的创作之中。于是最终,我以艺术家的身份存在。
2009年,我受邀在北京的中法文化中心展示我的作品。那时,我对中国现状和历史等方面的认知,坦白地讲,极为模糊。当然,我不会不知道,中国有着漫长的历史,和很多伟大的发明,和汇集惊人智慧的思想,比如儒家和道家思想。但除此以外,提起中国,我脑中出现的是少林和尚的画面。这些知识的匮乏,加上中国在西方大众媒体下被歪曲的形象,让我产生“大多数中国人只知一味消费”这样的印象。这些误解和偏见,让我一开始对邀约态度冷淡。然后6年后的今天,我仍然留在中国,体味着人性间的不同。我喜欢这一切。
一开始带着对拥挤混乱生活环境的不解,和一些中国人的接触后,我很幸运地收获了真诚的友情。不会说中文,从来不是一个障碍。在中国人神奇的餐桌上,我从没感到过被冷落。招待我的主人特别关照我,让我感到极大的温暖。这些让我感受到“中国人”而并非这个国家,我看到中国男人沉静内敛的男子气概和中国女人特有的优雅。
当然,我也不会因此而忽略中国同样在经历着快速消费的社会阶段,虽然我想极力避免。包括我很差的中文能力在内的一些因素,让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直面大众媒体的轰炸。在宋庄与当地居民、艺术家或者体力劳动者们的接触,在这个相对与世隔绝的地区,我尚且能拥有这些纯粹的、真挚的、人与人接触的经历。
 
真心地希望,这一切可以被持久保留下去!!!

 

回复

消息

Name

网站